精彩言情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討論-第五百六十三章 李世輔建言良臣展示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军机处的大臣们有一些顾虑。
然而这件事情已经被上报了,他们却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作为军机处的几位大臣,张俊、虞允文、宇文虚中也只能是商量了一下,便把这份密报原原本本地呈了上去。
自从这大宋时代周刊的变故之后。
整个行在哪位官员不明白,上仙这是有着教诲官家的意思。
又有哪个不明白,官家虽然也算是圣明之君了,但是真正和秦皇汉武相比,还是差了许多。
不然,这大宋时代周刊早就发挥出来它本来的作用了。
只不过,到现在,也就是上仙明令之下,才出了这档子的改变。
不然大宋时代周刊终将会变成了一个学士们争相附庸风雅、扬名立万的平台。
而不是现在这个揭露了各个地方出现的一些问题的大宋时代周刊。
赵构见到了密信,便拆开了。
结果发现,会是这种事情。
不由得想起来了前些时日,因为大宋时代周刊而被上仙教诲的场面。
心中瞬间重视起来了。
作为大宋的四大帅之一,竟然开始骄、奢、淫、逸起来,倘若以后真的要面对北方的域外天魔。
他还能够拿起手中的刀吗?
赵构直接烧了密信,想也不想,便对身边的押班蓝桂吩咐道:“拟旨,召韩世忠回行在,朕要询问他边关事由!”
蓝桂连忙拿出一份圣旨来,然后按照赵构的话,用了一些辞藻,写出了稿子。
便有拿着空白圣旨和稿子,去了三省内阁。
官家突然召见韩良臣,在这个时候,也无可厚非,毕竟大宋练练开战,边关似乎慢慢地都被收回了。
捷报时不时地就会传回来。
所以官家召见韩良臣,询问边关的事情,也算是圣明之举。
大家也都没放在心上。
直接就写好了圣旨,又被蓝桂拿着回去,递给了赵构。
赵构看了看。
便盖上了自己的印玺,交给了蓝桂。
蓝桂则是安排押班,带着圣旨去了北地晋阳城,向韩良臣宣读旨意。
喝的醉熏的韩良臣听到有了旨意,连忙洗了一把冷水脸,整理了一番衣服,出了门,恭迎圣旨。
听到是召见他回行在请见,便松了一口气。
让人招待了押班的人。
自己则是带着圣旨,来到了厅堂,看着供奉起来的圣旨,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不解。
他现在也算得上是大宋数一数二的武将,军功卓越。
这个时候,召见他去汴京城,亲自觐见官家,似乎有一些不合乎常理。
其实说白了。
韩世忠在见到了大宋时代周刊上面,上仙对官家的那一番话。
心中多少还是醒悟过来,有了一些惶恐不安罢了。
几个韩世忠账下的天将,还有韩世忠的正妻梁红玉也都到了厅堂。
“哥哥犹豫作甚?”李世辅坐定之后,见到韩世忠端坐在那里沉思,便开口叫道。
梁红玉也不太明白,仅仅是官家召见,怎的让韩世忠没了往日的酒色财气,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
韩世忠闭眼想了一下,才开口道:“来人,把大宋时代周刊呈上来,让各位将军看一看。”
众人左右对望了一眼,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心下当即就开始了各种猜想。
吕本中带着大宋时代周刊走上前,交给了梁红玉。
在这个韩世忠的阵营之中,梁红玉算得上是二当家,有着举足轻重的威望和影响力。
梁红玉也是一个读过书、识过字的人。
毕竟是江南水乡的花魁,被那老鸨精心培养出来的才女,用来给自己的花楼撑门面。
读完了大宋时代周刊之后,梁红玉也开始皱眉。
这边大宋时代周刊刚刚发布出来没几天,结果就接到了官家召见。
再想一想自己夫君这些时日的作风,瞬间就开始担忧起来。
其他人也跟着一起看完了大宋时代周刊。
聪明的人已经反应过来了问题的所在,不聪明的人,还不明白大帅为什么看了大宋时代周刊之后,会如此沮丧和担忧。
“三日后,我就要随着押班一起回东京面圣,你们可有什么想法?”
韩世忠开口问道。
其实也是想着,怎么应对这件事情。
到时候总要知错就改,也要明白现在边关的事情,将士们的想法。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夜半蟬鳴-第五百六十三章 李世輔建言良臣推薦
从而有一个应对之法。
梁红玉第一个说道:“大帅,如今大金已经完全撤退,可是听闻从北方回来的商贾传闻,大金和高丽打的不可开交,而大辽和北方的蒙古也在连番作战。
我觉得这边关看似稳定,其实也并不是真的就永远那么稳定。
当北方的蒙古、大金、大辽、西夏、高丽决出一个胜负之后,便会又有一个靖康之时的大金出现。
这些年,我们的实力也在不断地提升。
然,官家和上仙似乎并不急于出兵,或许看到了我们没有看到的未知。
我以为,大帅此番进京面圣,倒是可以言说一下此时,也算是建言了。”
韩世忠点点头,这一点,早前就有了一些议论。
但是从未当做是真。
现在要进京面圣了,也不管是真是假了,说了便是。
总好过什么都不知道,没的说要强一些。
李世辅也是一个聪明人,联合晋阳城守军这些时日的做派,好几次都有官员指出他们的问题。
可是就仗着自己乃是一百零八天将,就有些志得意满。
而大宋时代周刊上面,上仙的那一番话,突然就在脑海里面警醒了。
大家似乎都已经觉得如今的大宋算是歌舞升平了。
骄兵必败。
这必然是有人已经看不惯,上书到了军机处,把晋阳城的事情给捅了出去。
“大帅,某觉得,这件事情有一些蹊跷啊!”李世辅看了看左右,便直接开口道。
“什么意思?”
韩世忠心中一动,已经有了一些猜想了。
“大帅,前段时间,已经有知州还有县丞以及村正,都在反映晋阳军中,有一些官兵吃了饭食不给钱,还有一些,竟然当街强抢民女,又或者是去村子为非作歹。
事后,我们也论罪处置了一番。
只不过,现在看来,有人觉得我们在袒护这些将士,所以便把这里的事情上报了。”
韩世忠皱了一下眉头,便挥手说道:“这本来就是我们的不是,治军不严,扰乱了百姓。
如今被人上报,那也是理所应当,此次进京面圣,我会向官家负荆请罪!”
韩世忠表现的还算是精明。
在这里坐着的,也有一些并不是他的忠心部将,或者是真正忠心的比较少。
因为大宋的军官,是会随着战局以及时间而发生调动。
为的就是防止四大帅自成一系,然后一家独大,或者是功高盖主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