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1982 線上看-第兩千五百三十四章把自己當盤菜閲讀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徐斌眼睛眨都不眨一眼地看着张奇慢慢走到了韩卫国的身前,在韩卫国平常的对待下,慢慢地从韩卫国的上衣兜里面摸出来一本证件。
一切的一切,都十分正常,仿佛他的这种戒备是一种天大的笑话,谁也没有把他们的那种严正对待当回事情,他感觉到十分抑郁。
张奇从韩卫国那里拿到证件以后看到,他手里拿到的证件很不起眼,证件的表皮是黑色的,上面只有烫金色的三个大字——工作证。
这样的一种工作证除了工作证之外什么其他的字都没有,可以说是相当平淡无奇,但是,张奇却总觉得这个证件应该是一个不普通的东西,要是普通的证件,那眼前的这个韩卫国也不会在这么多警察的关注下如此镇定,笃定这些个警察看到这个证件之后会什么事情也没有。
虽然张奇很是好奇证件当中是什么,是市里面领导的工作证,或者说是什么大部门的工作证件,但是,他却是知道,他在这个时候却是不能随便地打开证件。
他拿着证件,快步地走到了徐斌面前,把证件十分正常地递给徐斌,并说道:“徐叔,给你他的工作证。”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我的1982討論-第兩千五百三十四章把自己當盤菜閲讀
张奇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体向徐斌那边倾斜了一下,正好留出来了一个能够看到证件里面情形的一种角度。
徐斌看到那边韩卫国依旧没有任何动作,离他的距离还算可以,他把韩卫国的证件放到持枪的右手当中,左手慢慢伸到证件边上,把工作证慢慢打开。
证件上面是一个中国人民警察的警徽,下面有着国安两个大字,下面是持证人的照片以及钢印,已经红色字体的编号,最下面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监制。
徐斌接触过国安局的人员,也见到过这样的一种证件,毕竟他们会有很多时候进行联合办案,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证件上面的信息应该是真实的。
也就是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国安局的工作人员,而且这个国安局的编号应该是省里面颁发的,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可能会比地方上的一些国安局的工作人员的身份还要高一些。
徐斌的心中郁闷地想到,尼玛,这叫什么事情呀!国安局的工作人员居然把一个地痞流氓给教训了,地痞流氓居然报警想要让他们抓国安局的工作人员。
还没有等徐斌这边开口说话,那边韩卫国便开口说道:“证件上面有编号,您可以随时查证,需要我去派出所跟你们做笔录或者是做调查,我明天白天的时候可以过去一次。
而那个叫什么二驴子的,你们现在必须要带回派出所,把他关押起来,现在我要说的事情你记好了,他涉嫌妨碍国家,必须要受到法律的严惩。
还有,今天出警的原因和事情的原委都要给我做详细的记录,这个关乎你们能不能再继续地做这个警察了。”
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的1982笔趣-第兩千五百三十四章把自己當盤菜閲讀
韩卫国义正言辞地开口对徐斌说了起来,在这个事情上,韩卫国一直是遵照李忠信的意思来办事的,那个二驴子之前讹诈李忠信他们钱什么的,那都没有什么,李忠信他们也没有受伤。
他把二驴子教训了一下,二驴子要是走了的话,也是没有什么,可是,现在警察出现了,还持枪指着李忠信和他们几个人,那就是危害国家安全了。
李忠信是什么样子的重要人物,要是因为出现了意外,谁也是担当不起这个责任的。
刚才韩卫国看到李忠信可是生气了,那么,他这边必须要有强硬的态度。
上面有编号,你们可以随时查证。这个事情,徐斌听完之后倒是感觉到轻松了很多,毕竟徐斌在这个时候已经是看出来了,这个韩卫国绝对是那种他接触到的国安人员,这个证件也是真实有效的,和他见过的证件是一样的。
明天白天的时候可以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取证,接受做笔录的这个事情,那也是韩卫国那个人应该做的,他能去做笔录或者说是能够去做调查,已经是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了。
像这样的一种事情,他们有着这样的一种身份,哪怕是不过去,也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这个徐斌都能够理解,而且觉得眼前的这个韩卫国还挺会做人,知道体恤一下他们一线的警察。
可是,就在徐斌觉得韩卫国这个人挺靠谱的时候,他忽然间就听到韩卫国开口说,让他们必须要把那个叫做二驴子的人带回派出所,要直接关押起来,还要给二驴子安上一个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顿时就让徐斌感觉到一愣。
这尼玛是咋说的呢?人家报警说你可能是杀人犯,我们出警来抓你,那就是危害国家安全了,你这是不是有些扯淡呢?
哪怕你是国家安全局的领导,也不应该这样指挥我们做这样的一种事情吧!二驴子是什么人,我们派出所的人不比你知道的多了,要说小偷小摸,打架斗殴,或者说是欺行霸市,这些个罪名按到他的头上,他无话可说,可是,这个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就是扣大帽子了,他怎么也是无法达到危害国家安全的一种地步吧!
就在徐斌心中暗骂韩卫国那边想要乱用职权,是典型的玩打击报复的时候,他有听到韩卫国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到,今天出警的原因和事情的原委都要给我做详细的记录,这个关乎你们能不能再继续地做这个警察了。
徐斌顿时就火冒三丈起来。这尼玛这是蹬鼻子晒脸不是?你是国安局的人员,我有一些事情不想和你计较也就罢了,现在你说这个话是啥意思,啥叫关于我们能不能做警察了,我就不信了,我们正常情况出警,我们正常办案,怎么就还能够出现什么问题了。
别说你是省里的国安局的人员,就是国家局的局长,也是不能做出来这样的一种决定的,徐斌郁闷地想到,你这个该死的家伙,真的把自己当盘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