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我的1982 大國雄起-第兩千五百三十三章沒長心展示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我的1982
徐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边丝毫动作没有的韩卫国,他微微琢磨了一下开口对身边的刘超说道:“小刘,你现在去把那个叫什么二驴子的家伙给我控制起来,别人他给跑了,等一下我们去警察局做笔录也方便。”
非常不錯小說 我的1982 ptt-第兩千五百三十三章沒長心推薦
徐斌在这个时候也是开始怀疑起来二驴子说的那番话了。他们是开着警察拉着警笛来的,进屋的时候,屋子里面的人一直在聊天,该做什么做什么,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都没有。
要是真有杀人犯或者是犯罪分子,那在这个时候不早就开始选择逃跑了呀!
这要是让那个二驴子给跑了,到时候再因为什么事情把锅背到他头上,那他可不干。
像二驴子那样混社会的,说跑路,一年半年都抓不到影子,他必须要防止出现这样的一种问题。
而且,他战友家的孩子也在这边,据说也是当事人,差点没和二驴子他们打起来,他必须要把这个事情整明白了,也好给老张大哥一个交代。
“你们不用紧张,我就掏个证件,要不然的话,让那边的几个年轻人随便过来一个人帮我掏一下证件吧!
刚才我听里面有一个年轻人认识你,那正好是最合适的人选,我这边不会动,你们那边也别紧张。事情一会就水落石出了。”韩卫国看到那个姓刘的警察把那个二驴子带回来以后,他立刻正色地开口说了起来。
对于拿证件的这个事情,韩卫国心中并不抵触,只是觉得那个为首的警察对他拿枪的事情有一些不满,这叫啥事情呢!
多大的一个事情,就和拿高射炮打蚊子有啥区别。按照现在的治安环境,压根就用不着这样来做,到这边来正常的询问就可以的,弄出来这样的一个阵势,好像有那么一些让人恐惧的感觉,不知道的,以为他们这边出现什么天大的事情一样。
就好像之前面对着那个叫什么二驴子面不改色让二驴子出去堵他们的那个老板娘,现在下的不知道钻到什么地方躲藏了起来,都不敢露面了。
徐斌看了看张奇那边,心中开始盘算起来让张奇过去取证件好不好的事情,他觉得,如果他那么做的话,万一被眼前的这个男人把张奇给当人质抓住可怎么办,虽然现在看起来没有什么事情,但是,无论什么时候,都怕万一,万一眼前的这个韩卫国是一个坏人,那就算是把张奇给害了,到时候他都没有办法跟老张大哥那边交代。
就在徐斌想要开口询问却琢磨着这个事情可行不可行的时候,张奇却是瞬间站了起来,开口说道:“既然大哥相信我,那我就过去给您取证件。”
张奇对韩卫国说完以后,转头对徐斌说道:“徐叔,那个大哥不是坏人的,你们那边的那个二驴子才是坏人,今天我们在这边吃饭,他过来想要讹我们钱,那个大哥才出手教训的他,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我们都相信那个大哥的,您不用那么紧张。”
张奇一边说着,一边笑呵呵地向韩卫国那边走了过去。
刚才从饭店外面进入饭店内的时候,他们几个人和韩卫国说说笑笑的,就是韩卫国不喝酒,要不他们几个就把韩卫国请到他们一桌上喝酒吃饭了。
张奇也是想不明白,这个徐斌究竟是发的哪门子疯,居然弄出来这样大的一个阵势,这真是有些古怪了。
徐斌看到张奇一步步向韩卫国那边走去以后,他不知道是天气炎热的关系还是紧张的关系,脑门上已经开始冒汗了。
徐斌身后的几个警察在这个时候跟徐斌差不多,他们也是感觉到十分的紧张,毕竟刚才二驴子报案的时候说过,眼前的那个男人应该杀过人,浑身上下都有杀气。
李忠信看到张奇过去取韩卫国的证件,他淡淡一笑,端起来手中的酒杯对于雷和吴志刚说道:“来来来,看他们做什么,咱们喝咱们的,啥屁事都没有。”
徐斌用眼角的余光看了李忠信一眼,瞬间就有了一种感觉,这几个年轻人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在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情况,还尼玛地在一边张罗喝酒,心中更是想大声地问李忠信,你没长心吗?
“等张奇那家伙回来以后咱们一起喝呗!要不那家伙少了一杯酒,那可不成,咱们先吃着,一会儿一起喝。”于雷也是淡定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丝毫没有因为身边出现这样的一种事情而感觉到任何害怕。
“就是,等张奇那货回来一起喝,要不他该少酒了。”吴志刚把端起来的酒杯慢慢放了下来,也是正色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他们哥几个都没有什么问题,哪怕是警察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也没有什么可惧怕的,他们没有和那个二驴子打仗,难道吃个饭还能出现什么问题不成,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几个人丝毫压力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张奇忽然回头大声地说道:“于雷,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啥玩意叫我少喝了一杯啤酒啊!刚才你咋不说我比你多喝了一杯啤酒呢!现在和我打酒官司,那有意义吗?”
张奇对于雷说他少喝杯酒的反应很是强烈,刚才他们回来的时候,张奇是自己先干了一杯啤酒,于雷和吴志刚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喝,现在他去办正事了,他们却说他少喝了一杯啤酒,这个事情,张奇可是不同意的。
今天他们可是都没有少喝,每个人这个时候都已经喝了四瓶以上的啤酒,按照这样的一个节奏,张奇怕他先喝醉了,毕竟他们几个人的酒量都差不多。
徐斌在张奇快速回头大喊的时候,把他着实吓了一大跳,他感觉到他脑门上的汗有开始分泌加快了。
当他听清楚张奇的话以后,心中瞬间就把张奇骂了个狗血淋头,这尼玛没有看到是警察在办大案吗?这不是玩笑和游戏,咋还能都这样的一个态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