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562章 笑什麼呢?咱倆不熟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皇宫外挂着几个灯笼,百骑手中也拿了几个,照的周围还算是明亮。
听到脚步声时,所有人都看向了小门。
脚步声近前消失,有人在里面说道:“陛下只是头晕目眩,并无大碍。请诸位相公各自回去。”
头晕目眩啊!
长孙无忌松了一口气。
……
宫中,李治躺在床榻上,两个被拽进宫的老郎中一脸淡定的诊脉。
“风疾!”
一个老郎中起身,“你来看看。”
另一个老郎中坐下,眯眼诊脉。
“陛下可说说。”
所谓望闻问切,缺一不可。
李治看着有些虚弱,“朕觉着头晕目眩,眼前昏暗。”
晚些郎中松开手,回去和另一个同行嘀咕了一阵,回身道:“陛下之病乃是风疾,此病多见于年岁大的,而且多是富贵人家。”
武媚站在边上,皱眉问道:“陛下尚不到三十,为何得了此病?”
郎中摇头,“老夫不知。不过陛下得了此病,当注意调养才是。”
“可有法子医治?”
两个老郎中相对一视,齐齐摇头。
李治觉得好了些,“媚娘,扶朕起来。”
武媚把他扶起来,李治问道:“此病最严重的如何?”
他神色平静,并无半点惶然之色。
老郎中说道:“若是置之不理,以后会不时眩晕,头重,乃至于目不能视。”
李治眯眼,感受着烛光,“朕该如何?”
老郎中说道:“老夫有些药方,还请陛下给宫中的医官们看看……老夫医术浅薄,就怕误事,今夜鬼使神差般的诊出了风疾……”
另一个老郎中也惶然道:“今夜老夫有如神助,后续怕是难以维系。”
武媚恼火,“这是陛下,你等怕什么?那些医官难道还敢因此而报复你等不成?若是如此,全家诛杀了!”
门外值夜的医官一脸沮丧。
先前他们没诊看出风疾,激怒了武后,旋即武后竟然连太医署都不信任了,叫人出宫去请了城中久负盛名的两个老郎中来看病。
两个老郎中惶然,却不肯再说。
大唐的精英医者大多聚集在长安,也就是聚集在宫中,为皇室服务,连带宫中人和重臣们也跟着享福。
而这两个老郎中只是在外面行医的野狐禅,今日出了风头,太医署的那些精英医者们会不会嫉恨?
铁定会!
同行是冤家。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
两个老郎中饱经社会毒打,这等事儿门清。所以他们诊看了,也答应留下药方,但却请求把药方给医官们验看。
这就是投诚之意。
——功劳我们不敢领,今夜就是一场误会,回头咱们发誓闭口不谈。
这便是社会,哪怕皇帝也奈何不得。
你能护着他们二人一时,难道还能护着一世?他们还有子孙呢!
李治微笑道:“辛苦了,王忠良。”
“陛下。”
王忠良今夜算是经历了一次刺激,此刻依旧面色煞白。
“二位医者各赏赐万钱。”
“是。”
两个老郎中谢恩,出门时见到值夜的医官,却视而不见。
带路的内侍见了奇怪,等走出这一段路后就问道:“二位先前在陛下那里百般推脱功劳,就是怕得罪太医署的医官们,可刚才见到了医官,为何不打个招呼,给个笑脸?”
两个老郎中相对一笑,一个冲着一个指指,最后年纪小一些的说道:“今夜老夫二人算是出了风头,此刻出门……就算是弯腰……不管是弯腰还是讨好的笑一笑,对于心胸宽广之人而言都无所谓。”
内侍觉得这番话有些迷糊。
“无所谓?”
“那若是无所谓,为何不……咦!”
他突然一拍脑门,“是了,若是心胸宽广的,就算是不打招呼也不会在意。若是心胸狭隘的,你们说什么都会嫉恨。如此一言不发,一眼不看最好。”
两个老郎中颔首微笑。
内侍回身拱手,“多谢二位赐教。”
这等处世之道能触类旁通,堪称是座右铭般的珍贵。
内侍低声道:“今日之事你二人回去只管闭口不说,回头若是有人问起,就说年老体弱,老眼昏花……”
两个老郎中相对点头。
——下次宫中再来寻你们,别再来了!
世间从未有平白得来的好处,有了,你得回报。
人一旦习惯了索取,不知回报,迟早会觉得世间都是自己的,全世界都欠我的。我能索取,你们却不能拒绝。若是拒绝,你们就对不起我……
宫门外,贾平安带着百骑依旧在值守。
两个老郎中出来,贾平安无视。
内侍出来,他上前低声问道:“可有不妥?”
内侍见是他,就说道:“陛下无碍。”
这是个信号。
但贾平安还不能走。
他站在皇城外,宰相们走了,新城也走了。
夜里还是有些冷,他找了个避风的地方蹲着。
李治的这个病情……记得是什么风疾吧。
什么头晕目眩,目不能视,后来时时发作,不能理事,于是阿姐就被李治推到了前台来……
贾平安坐在那里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
“武阳侯!”
“何事?”
贾平安起身过去。
邵鹏出来,见他在,就说道:“皇后说了,百骑散了吧。”
警报解除。
贾平安回到道德坊,姜融还在守着,打着哈欠问道:“武阳侯,没什么大事吧?先前那些马蹄声可吓坏我了。”
“没事。”
贾平安一路到了家门口,没敲门,门就开了。王老二探头出来,贾平安注意到这厮穿着黑色的衣裳,腰间有横刀。
“很好。”
这种警惕性就是贾平安需要的。
王老二也没问,等贾平安去洗漱后,徐小鱼蹲边上,不安的道:“二哥你为何不问郎君外面如何了?”
“蠢货!”王老二慢条斯理的道:“若是外面有事,郎君岂会不安排?许多事不用去问。”
徐小鱼哦了一声。
王老二拍了他一巴掌,“睡觉去。”
徐小鱼起身,“郎君走路时很轻松,可见并无心事。看了院子里一眼,对咱们点点头,这是赞许……”
王老二的嘴角抽了抽。
马丹!
这小子早就看出来了。
贾平安到了后院,两边卧室几乎同时有起床的声音。
我去哪边?
这个是个问题。
“我自己睡。”
世界安静了。
第二天起床,贾平安先去看了两个孩子。
贾昱睡的很是安静,但看着微微皱眉,不知道啥事这般苦大仇深。
兜兜双手握拳放在头边,突然动了动。
闺女这是醒来了?
兜兜缓缓睁开了眼睛。
乌黑的双眸里没有一丝杂质。
贾平安微笑,“兜兜。”
兜兜楞了一下,缓缓偏头看了一眼边上的哥哥。
“哇!”
大清早就被小棉袄嫌弃了。
吃早饭时,苏荷忍痛把自己的鸡腿和贾平安双修了,然后说了兜兜的许多趣事。
看着她依旧笑靥如花,贾平安有些头痛。
有这样的娘,能带出什么孩子来?
“阿娘!”
兜兜被送来了,苏荷接过,眉开眼笑的,“兜兜要不要去玩耍?”
这才多大的嫩娃娃,哪里知道玩耍?
分明就是她自己静极思动了。
卫无双冷着脸,“马上就要周岁了,老实些。”
苏荷冲着兜兜苦着脸,“兜兜,不能去。”
“哇!”
卫无双满头黑线,“有你这样做娘的吗?”
苏荷正色道:“我和兜兜母女情深。”
卫无双柳眉倒竖,眼看着俩个婆娘之间马上就要开战,贾平安赶紧做了和事老,“那个……等周岁吧,周岁之后一家子去曲江池转转,野炊可好?”
苏荷的眼中多了亮色……
“好好好!”
卫无双咆哮,“只要有吃的你就好。”
苏荷理直气壮的道:“夫君常说人生在世,吃喝二字。”
卫无双冷冷的道:“吃吃吃,看看自己的屁股多大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62章 笑什麼呢?咱倆不熟鑒賞
咦!
苏荷难道开始修炼屁股了吗?
苏荷反手捏了一把,怒吼,“哪里大了嘛?”
卫无双伸手……
“嗷!”
完蛋!
贾平安起身,“我去上衙了。”
“夫君助我!”
贾平安去了百骑,想着该邀请哪些人来家中参加百日宴。
可很头痛的是两个孩子的周岁相隔不远,这个老是请客也膈应啊!
最后他拟定了一个名单,人不多。
“武阳侯!”
明静今日姗姗来迟,一来就板着脸。
我欠你的?
贾平安最不喜欢这等债主脸,所以也冷着脸。
“宗室今日出城聚会,说是请百骑护卫。”
“不去!”
贾平安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宗室都是一群沙雕,至少在从此开始的五十年内,都是一群沙雕。
李治大帝夺了权力之后,那些宗室就渐渐被压制……
贾平安甚至腹诽,实际上李泰、李恪,包括柴令武等人的死都是李治喜闻乐见的。
皇帝杀人从不要证据,只要感受到了威胁就动手。
宗室以后就代表着麻烦,贾平安不想惹麻烦,所以避之不及。
明静坐下,“陛下的吩咐。”
李治这是想干啥?
“为何?”
明静冷着脸。
娘的,果然是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贾平安腹诽,然后微笑,“其实,我此次从西域还带回来了一些宝贝。”
明静的眼睛亮了,但依旧矜持。
这货就是个剁手党,但凡听到有好东西,连百骑贷都敢借。
“传闻西方有法老,有法老处死奸贼,并布下诅咒……若是你能醒来,人间将会荒芜……”
明静双手托腮,很紧张。
程达一脸‘你这个故事很幼稚’的模样,却侧耳倾听。
“……他忠心耿耿的女下属转世,找到了藏着的经文,开始念动诅咒,只见大地裂开巨大的缝隙,密密麻麻的骷髅大军爬出了深渊,列阵回身,发出巨大的吼声。”
没人怀疑……骷髅没有肉,没有声带,怎么能发出声?
两个土包子还听得浑身发紧。
“奸贼带着骷髅大军横扫一国,眼看着就要危害世间时,东方飘来一朵祥云……”
“定然是神仙!”明静松了一口气。
程达用力的点头,“还是我东方的神灵管用。”
“那奸贼喊道:“来者何人?”,祥云之上,一个老神仙杵拐出现,“老夫曹雪芹,是你自己缩回去,还是老夫把你打回去?”。那奸贼冷笑,随即飞了上去,二人打作一团……经过九九八十一次交手,曹雪芹冷笑,“不过如此!”,呯的一声,一拐把奸贼打落尘埃,手一挥,周边灵气化为巨大的手掌,一把包住了骷髅大军,用力一捏……”
真得劲!
明静听的心潮澎湃。
“曹雪芹用拐杖指着裂缝,那奸贼滑落下去,喊道:“我还会回来的!”。”
“地缝合上,曹雪芹心情愉悦,也未曾看清就走了,却没看到地面上多了个东西……”
贾平安伸开手,手心里有一只甲虫。
这只甲虫头顶有叉子状的角,看着颇为凶悍。
“这只甲虫一直在边上转圈,想回到地底下,却不得门路。最后被一个牧羊人捡走了。跟随一个商人来到了龟兹……”
明静小心翼翼的接过甲虫。
“今日宗室纷纷上了奏疏,陛下很是欣慰。”
昨夜李治吓坏了整个长安城,今日宗室上奏疏以示关切之意,用不着这么重视吧?
难道是……
明静看了他一眼,“陛下已经能理事了。”
贾平安起身,“包东!”
明静说道:“我也去。”
外面包东集结了兄弟们,贾平安随口道:“今日带着你们出城踏春。”
明静皱眉,“是护卫宗室。”
这个蠢女人!
贾平安说道:“宗室自己就带了护卫,让百骑去只是陛下想让外界感知陛下和宗室融洽……”
这是一次政治出游,百骑去也是作秀。
明静的政治觉悟太低了。
贾平安一脸纠结,“回头拜个师。”
明静也很无奈,“寻谁做师父?”
贾平安指指自己。
明静心中微动。
但旋即摇头,“不妥。”
此刻到了大门,门子站好,“武阳侯,那只甲虫可有趣?”
贾平安!
明静恨得眼里都是火。
你特娘的在百骑外面弄了一只甲虫,编了一个感人肺腑的故事就欺骗了老娘!
随后出城。
长安城外,百骑到了没多久,宗室也到了。
“那就是贾平安?”
今日宗室大聚会,甚至连女人都来了。
高阳,新城……两个女人手挽手。
李素冲着贾平安隐晦的冷笑。
马丹!
没本事的男人才会冲着对头冷笑,有本事的都是当场怼了。
贾平安喊道:“笑什么呢?咱俩不熟。”
李素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那种想找条地缝钻进去的难堪啊!
这个贱人,回头弄死他!
宗室那边几个老人商议了一番。
“滕王。”
年纪不大辈分却高的李元婴来了。
“让百骑今日安分些。”
几个老鬼的话让李元婴肃然起敬,“是。”
“谁说滕王不懂事?”
“就是,很是尊老!”
李元婴过去,“先生,晚些一起饮酒?今日他们还带了女伎,晚些……就凭着先生的本事,那些女伎定然会争相投怀送抱。”
这货一看就是迟早会死在女人肚皮上的那种人,贾平安说道:“让他们定下地方,该走了。”
“出发!”
宗室那边商议结束,旋即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贾平安回身看了一眼。
我的个乖乖。
这车马延绵几里地。
简直就是祸害出行啊!
半个时辰后,前方一片平地,绿草茵茵,边上流水悠悠。
果然是个开趴体的好地方。
仆役们先去整理,随即摆上案几,酒菜……
宗室们随即坐下。
男女各在一边。
高阳和新城坐在一起,低声道:“今日是个什么意思?昨夜大晚上的去家中告知,不来不行。”
对面有人看过来,新城微微蹙眉,李黛玉附身了,“外面有人议论纷纷,说皇帝不行了……”
“这是让我们出游……”高阳想了想,“宗室都兴高采烈的踏春,皇帝定然无碍。这手段倒是不错,无需皇帝解释。”
那个皇兄就是个不简单的。
高阳突然问道:“怎地先前有人说你昨夜被人救了?”
新城点头,“昨夜亏了小贾,我的马踩到铁器疯了。”
高阳只是想了一下就觉得后怕不已,刚想说话,新城低声道:“晚些太子要来。”
高阳随口道:“他还小,来这里作甚?”
新城看了一眼在边上带着人巡查的贾平安,“宗室中有人觉着皇帝不大妥当,太子来就是让大家看看……若是皇帝不妥当,太子不会出行。”
这是必然的。
皇帝不妥当,太子就是国本,更不能出意外。
“烦死了。”高阳举杯喝了一口淡酒,“好不好的事,偏生要弄的这般麻烦。”
新城微微叹息,以手捂胸,看着娇弱不堪,“可宗室不少人反对武后……所以太子晚些来……他还年少,若是有人说话尖刻些,说不得就会应对失措。”
高阳不屑的道:“通过让太子没脸来让武后没脸吗?不过皇帝会生气,谁干的回头就等着倒霉吧。”
“现在不会倒霉。”新城很冷静的道:“濮王等人死了,宗室很是不满,但好歹是这一系的内斗,所以看热闹罢了。此刻他们却不怕……皇帝也不能肆无忌惮,否则旧敌未去,又添新敌。”
高阳讶然,“新城你竟然这般聪慧?”
糟糕。
我好像话太多了。
新城捂胸,“我昨夜想了许久,一夜未睡,如今胸闷难受……”
高阳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我就告诉你别想太多,人想得越多就越烦恼,简简单单的多好?咦!太子来了。”
远方能看到车队,周围都是雄壮的骑兵。
“是千牛卫!”
千牛卫出动了。
李敬业就在其中,那门板般的身躯让人看着格外的踏实。
高阳叫来肖玲,“你去告诉小贾……”
肖玲提着裙摆小跑过去。
“武阳侯,公主说有人会对太子不善。”
我早有准备……贾平安颔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