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y0ncy都市异能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185 強勢,從諾頓大學除名【3更】看書-7at50

現言小說 / 22 10 月, 2020 /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好。”听到这话,教授们点了点头。
彼此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有了数。
教授们其实也清楚,一个D级学员的考核,校董会来那简直就是高抬了,更不可能真的屈尊来出题。
不过最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这位校董竟然如此年轻。
在这之前,他们倒是没听过学校有什么校董。
毕竟诺顿大学和其他大学不一样,神神秘秘的,却能够跻身世界第一的位置。
诺顿大学背后的资金来源,也没人清楚,但总归是没有什么明面上的出资者。
所以不像其他合作学校以及私立学校那样,有学校董事会,可以抉择学校的各大事务。
诺顿大学的所有大事情,全部由校长一个人说了算。
眼下突然多出一个校董,还是个女孩,该不会是校长的孙女吧?
但教授们其实也没见过校长,不清楚有没有换过届,也不知道校长多大了。
“贺同学,请你准备一分钟。”一个教授看了眼表,说,“我们会轮番对你进行提问。”
贺珣还愣愣地回不过神。
他看着女孩,本就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直接断了。
像是有一个接着一个的惊雷在他的脑海中炸开,炸成了一片废土,让人心神皆震,一下子溃不成军。
这一次,不是青致的公开问答,更不是什么期中考试,也不是课堂上。
女孩坐在上面,分明不是俯视的眼神,可却让贺珣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卑微。
他引以为傲的骄傲和卓越,也在这一刻被击溃了。
錯遇驚婚
老公V5:寶貝,吃定你!
被打击得干干净净,一点都不剩。
嬴子衿是诺顿大学的校董?
可她不就是嬴家的一个养女,从乡下来的普通人么?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诺顿大学有关系?!
贺珣只感觉浑身发冷,血液倒流,怎么都不能相信。
“贺同学?”问话的教授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儿,“贺同学,你别紧张,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贺珣机械地点了点头,都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怎么出来的:“是,教授。”
但这一分钟的时间,让他更是如坐针毡。
尤其是他一向都看不起的人,现在成了他要去仰视的存在。
贺珣完全无法接受。
“贺同学,我提的问题和炼金有关。”一分钟的时间到了,教授开口,“在大四,你们有一门选修课,叫做炼金的起源。”
“众所周知,炼金是中世纪的一种化学哲学思想和始祖,也是当代化学的雏形,历史上有不少著名科学家研究过炼金术,推动了化学的发展,但现在的科学否定了它的存在。”
總裁老公,太粗魯
“第一个问题,请你说一下你了解的炼金术,第二个问题,在你看来,炼金术是否存在?”
为了这次考核,贺珣准备了很多资料。
但他完全没想到,上来会是一个跟炼金术有关的问题。
都是大四的选修课了,又和主修无关,谁还会认真去听?
“我……炼金术,嗯,它……”贺珣费力地回想着,“它的目标是、是将贱金属转化为贵金属,然后,还有……”
听到这里,教授们都摇了摇头。
虽然他们是不会强迫D级学院的学生了解这些,但这种回答,实在是不像是从诺顿大学出去的精英。
“说话磕磕绊绊,没一点逻辑,态度不认真。”终于,嬴子衿的眼神再一次落在了贺珣的身上,“要是这么随便的话,你不如不用考了。”
她抬手,指着门。
无喜无怒,话里没含一点情绪,很淡。
“滚出去。”
这三个字一出,别说贺珣了,连四个教授都是一惊。
我們的青春沒有怕過 倔強星芒
贺珣脑海中最后一根弦“啪”的一下断了,他猛地抬头:“凭什么让我滚?我不知道,难道你知道?”
“我不用知道。”嬴子衿撑着头,神情疏懒,“你要是真有能力,你来做这个位置,你可以不用滚。”
没有比自己曾经说出来的话,被全封不动地奉还回来更有杀伤力了。
贺珣脸色惨白惨白的,神情更是狼狈。
他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连脚步都是虚的,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
“你们继续。”嬴子衿起身,从后门离开。
四个教授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便接着叫号。
**
副校长在外面等着。
情深入骨:隱婚總裁愛不起 東方妖月
他也不怕,反正是没有学员认识他。
瞧见女孩出来后,副校长忙迎上去:“您怎么非要来D级这边的考核?我都说了,没什么好看的。”
“是没什么。”嬴子衿偏头,轻笑,“帮人报仇。”
动她,还能忍。
欺负她弟弟,那不行。
副校长吃了一惊:“谁还敢动您的人?”
夢的守候
情况太过复杂,嬴子衿也没解释,只是说:“我会再在这里待两天,帮我把我的药炉找来,给你炼副药。”
虽然O洲的炼金术和华国的古医都是一样的存在,但差别还挺大。
炼金术救不了的,古医能救。
隔了两百多年,嬴子衿不清楚现在的炼金界和古医界是什么样子。
但是在之前,炼金界和古医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互相派人去彼此的领地交流。
“哎,好好好!”副校长一拍大腿,“我这就去准备。”
风风火火地跑了几步,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话说,您既然回来了,要不然就在这儿住下吧。”
“学校里还有个SS级学院是占星系,要不然我给您个院长的职位,您教教学生?”
听到这话,嬴子衿把帽檐往下一拉:“哦,你其实没有发现,我已经死了。”
“……”
**
因为有五百人,D级学院的学员考核持续了三天。
也如教授们所料,最终通过考核的只有九个人,剩下的全部都没有通过,要被撤销学位证书。
学员们虽然很失落,但也只能接受。
谁叫他们有些课没有好好听,考他们炼金术和占星一类的,那真是答不上来。
搬出学校临时住宿楼的时候,几个学员窃窃私语。
“不过贺珣是怎么回事?他的名字直接被挂在了学校的校园外网上。”
“这不就是在给别人说,他被学校开除了吗?也太惨了。”
贺珣同样也不能接受。
他当然知道是谁授意学校这么做的。
可他要去见嬴子衿,却根本见不到。
“贺先生,别说你已经不是学校的学生了,就算你是,校董也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门口的教授将他拦下,很公式化的笑,“请问你有什么资格,叫嚣着要见校董?”
“她不公平!”除了羞辱和,贺珣更多的是感觉到了愤怒,“都是考核没通过,我和别人的待遇怎么不一样?!”
这分明是在向全世界告知,他不是诺顿大学的学生了。
“校董说,这就要问贺先生你以前做过什么了。”教授委婉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贺先生是华国人,这个道理贺先生懂吗?”
贺珣的神情一僵。
回想起他曾经在青致做的一件件事情,面上的血色一点一点地褪去。
一开始他不喜欢嬴子衿这样的学生,那是因为她学习差。
后来是因为她太清高,还跟着校霸欺负同学。
所以他会区别对待。
“哦,对了,贺先生,校董专门托我给你带句话。”教授推了推眼镜,又笑了笑,“她说,她的能力,比你想的要大。”
“还有一个东西,也需要你看。”
说着,教授将一份文件的复印件放在了贺珣的面前,还提醒:“看完之后,记得还给我。”
贺珣的背脊绷着,好半晌,他才结果这份文件。
这是一份录取通知书。
和邀请函不同,录取通知书才是诺顿大学正式下发的文件,同时也会记录在学籍上。
邀请函只是邀请诺顿大学选中的学生来诺顿大学,经过考察之后,才会下发录取通知书。
这是比邀请函还要难得的东西。
贺珣神情僵着低下头,看到了录取通知书上的字。
诺顿大学SS级学院。
机械系,温听澜。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