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6s2ap超棒的都市异能 蓬萊水仙 愛下-第二百九十一章 天尊手中的最古宇宙展示-wga8n

仙俠小說 / 20 10 月, 2020 /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八景宫内,炉火窈然,像是映照出了人心中所有的美好与欲望,显得幽秘而深邃。
系統之武術巨星 川娃
形貌寻常的道德天尊端坐炉前,旁边两名童子一人持宝扇,一人捧净瓶,看顾炉火。
禦醫
当王珝来到八景宫正殿之外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景象。
虽然已经晋升天仙,在道门可称真君,在天庭可唤星君,在妖族亦有妖神之称,但在王珝感应之中,这八景宫仍然是普普通通,毫无异处。
王珝整理了一下衣衫,在殿门之外恭敬一拜,扬声道:“弟子拜见师伯。”
“进来罢。”
天尊话语淡淡,并未看向王珝,而是伸手一握,从虚空中摄来了一方神庭。
王珝不禁被这副景象吸引了注意力,注目看去。
只见光华之中,一方大世界在其中沉浮,九天之上有神灵班列,共同簇拥一方金座,其上有神人高居,威严凛凛,顾盼生辉。
其中的佼佼者,就连王珝面上也露出了凝重神色,下意识评估起对方的战力来。
“一方神灵治世的天地吗?其中的神王亦有天仙级数,而在众神辅佐下,恐怕我也很难支撑过三个回合。”
王珝转过神庭,看向大世界之中的地陆,却不由讶异地挑了挑眉:“这个是?”
原来就在大地之上,正进行着一场浩大的战争,众多类似人族的生灵正前赴后继地投入到与一种异类生命的战争中去,厮杀之惨烈,过程之艰苦卓绝,令人动容。
在他们的称呼中,那种异类生命被唤作“恶魔”,是天神与世间生灵共同的敌人,是注定要毁灭世界的邪物。他们如今得了天神支持,要将这些恶魔一举剿灭,维护世间安宁。
而在王珝眼中,却清晰地看见,那些异类生命正是由九天之上的神灵创造而出,人间那血腥的争战,也不过是神灵眼中欣赏的剧目罢了。
“……”王珝一时略有无言,他正要说些什么,却见天尊袖袍轻动,无声无息间一方与这方天地毫无二致的大世界被开辟出来,只是其中再无神灵与其造物的踪迹。
天尊将手一指,原本大世界中的所有凡族生灵统统被转移至了后开辟的世界当中,且毫无察觉,被抹去了一切冲突的记忆。至于那些看似道貌岸然,实则以众生苦难为乐的神灵,则与祂们存身的天地一起,被八卦炉打开后的冲霄光华裹住,投入其中。
天尊手再一指,炉盖合上,里面悄无声息,没有半点反抗。
这个过程中,道德天尊双眼一直微阖,面色淡然,毫无波动。
王珝看着一份“丹材”被加入炉中,面上隐有抽搐,虽然对此早有了解,但亲眼看见道德天尊如此“凶残”的举动,他还是有些心惊,难以自制。
“现在的我最多也就是以大日为炉,山河为薪,勉强炼制一炉大药。而若像天尊这般,以天地为材,众神为炭,却是难以企及……”
正当王珝胡思乱想之间,耳中传来了道德天尊的话语:“你且上前来。”
王珝恭敬应了一声,缓步上前。
待他行至炉火边,天尊便和声道:“如今你已有真君之境,但若想在末劫之中自保,还是有所不足。”
“还请师伯指点。”王珝心知正戏来了,于是俯身一礼,恭敬出言。
天尊继续道:“真君证就金仙之路,其中关隘想必你已尽知,吾不作赘言。其中圆满心灵,容纳他我对你并非难事,你也早有着手。而勘破‘我之为我’一条,你亦有类似经历,足以作为资粮。”
王珝点了点头,继续听了下去。
从天仙到传说又是一个本质提高的关隘,难度较之外景到法身更甚,王珝是因为半途转修法身体系,又有混沌青莲子这等宝物,是以没有经历那种沉淀打磨的阶段。
要知道,就连孟奇这等气运加身的应劫之人,也足足耗费了十年光阴才从外景大宗师突破到法身之境。其中固然有应对魔佛所作准备的原因,但突破法身之艰难,仍可从中窥见一斑。
而天仙至传说,更甚于此!
想要俯视万界,居高临下遍览真实界,必须具备两大条件。
一是提升自己,圆满心灵,感应到“他我”,沟通包容他们,建立起联系,等到勾连的“他我”数量达到质变的极限,则算具备了前提。
二便是认清自我,明了“我之为我”,否则他我归身,必然混乱,带来迷失。
在王珝和天帝化身奕棋的这段日子里,他并非什么事都没做,也曾以聊天为借口,从天帝化身口中知晓了上古天庭的不少概况。
按天帝所言,上古天庭全盛之时,满天星官中绝大部分也都只是天仙真君罢了,只有十一大曜等寥寥几人,能证就传说,列身诸天大能之中。
而这绝大部分天仙都是无力让境界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又没有昊天镜这种能观照诸界的宝物,迟迟感应不到“他我”,连传说之门都不知往哪边开。还有一小部分则是难以照见本性真如,明白“我之为我”,不敢让“他我”数量累积,否则必遭反噬。
只有极少数天仙才能完满这两大条件,伸手推开传说之门,接受考验,完成蜕变,成为诸界唯一的大能。
不过以道德天尊说法来看,王珝的经历显然对他证就传说有了不小的助力,可以说前路大抵宽广,只需坚定前行罢了。
“而吾观你所行之道,显然心志高远,意图在真君阶段便奠定造化基础。”
天尊道音传来,点出了王珝虚实。
见王珝点头承认,天尊继续道:“既然如此,吾且助你一程。”
一言落下,道德天尊睁开了双眼,眼眸如镜,映照出了诸天万界的景象,其中九天与九幽相对,各处近道之所俱全,似一轮黑白双鱼,缓缓转动,仿佛通往了另一方诸天万界,另一纪元。
道祖袖袍一挥,转瞬之间清浊分化,阴阳衍德,一方深邃的门户具现而出,显露在王珝面前。
不待王珝出言相询,天尊旋即道:“此乃吾和元始、灵宝共掌的一方最古宇宙,其中大道法理别有玄奥,有先天后天之分,相生相克之妙,南华对此,亦是知晓。你若能在其中将位属后天的水元之道自行演化至先天境地,进而超拔而出,那诸界唯一的金仙道果,亦可伸手摘得了。”
王珝心中一动,知晓这便是自己曾经有所感应的那方宇宙,对于其中情形也有所揣测,于是出言道:“谢师伯指点之恩,弟子愧领了。”
天尊轻轻点头,吩咐道:“自元始和灵宝去后,这方宇宙亦有其他几位道友插手,留下化身,暗布棋子,而吾无心打理。汝若有意,便替我一一扫除了罢!”
王珝恭敬应是,旋即又问道:“敢问师伯,弟子此去,是真身入内,还是分神转世?”
天尊莞尔一笑,道:“你且看我手段。”
接着随手一指,王珝只觉身体一轻,低头看去,只见自己只余一缕魂灵飘荡,而真君级数的肉壳却在八景宫中盘膝而坐,闭目不言。
“我将你真灵拘出,稍后送入此方天地,令其再造躯壳,重走修行之路,如此,方有历练之效。”
正当道人疑惑时,天尊话语传来,为其解惑。
“原来如此,”王珝心中一松,“多谢师伯。”
天尊点点头,伸手一指,闭了王珝神识,而后将其化作一道流光,投入深邃门户之中,方才对侍立童子道:“你二人将他肉身送回房内,除此之外,不必多作看顾。”
超級男神系統 d大調
“是。”金角、银角两名童子低头应了一声,依天尊之命行事。
将一切处理完后,天尊闭上双眼,继续面对炉火,安然静坐。
……
真实界,某处净土。
山间古庙之中,菩提树下,一尊身如白玉的佛陀在和一尊体如净月的菩萨对坐而论。
忽然,佛陀气息一变,隐有高涨之势,旋即又被他压下,复归寻常。
菩萨见此略微挑眉,不待其出言询问,佛陀便含笑解释道:“本尊神游诸天,偶有奇遇,导致我亦有所得罢了。”
“原来如此。”菩萨轻轻点头,二人继续便讲经论法起来。
一时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佛音禅唱之声不绝于耳,回荡在净土之中,引得众多佛子不自觉围绕过来,在庙外四散而坐,听得如痴如醉。
……
南荒,血衣教总坛。
余元立在山巅,身边是一座惨遭拆毁的神庙,从残垣断壁上残留的痕迹来看,似与当年威震南荒的蛊神有关。
当王珝真灵离体那一瞬间,余元心有所感,抬眼望了一下天际,旋即对身边之人笑道:“如今蛊神已死,南荒尽在你我二人手中,以后如何发展,端看你自家心意了。”
在他身边,身着青衫,眉心处有一点血痕的齐正言沉声道:“我如今还在九幽之内寻觅通往诸天万界的裂隙,与这尊化身之间的联系常常受到阻绝。目前而论,南荒还是由你做主才会不出现意外。”
“也是,”余元轻轻点头,又问道,“那你何时能脱离九幽?”
齐正言微微沉吟,斟酌道:“怕是得还八九年时光。”
淑女誘愛
“别忘了你我的约定。”
精英老公無良妻
“放心,”齐正言轻吐口气,“冥海遗迹位在九幽最底层,被众多强大邪神看顾,不是你我所能插手。而黄泉贯穿九幽各处,也不必我费心去寻。唯独九幽血池行踪诡秘,若我有所发现,一定会通知你。”
余元满意点头,笑道:“冥海被天杀道人炼制成了冥海剑,黄泉有佛祖手笔留存,其内所诞神魔真身也被真武镇压,遗骸落入孟师弟手里。唯独九幽血池尚且完好,其主血魔也失踪多年、传闻早就坐化,刚好为我所用。”
齐正言面上隐现忧虑,提醒道:“怕就怕血魔死而不僵,仍然苟活于世。”
“齐师兄放心,我省的。”余元轻笑一声,“说起来,我倒是知道在某个宇宙,疑似有九幽裂隙存在。”
“哦?”齐正言一惊,“在哪里?”
余元面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本尊前不久才在那方世界收了一个弟子,师兄若是有意,不如我二人寻个时机过去一探?”
“可,”齐正言先是点头应允,旋即补充道,“若那方宇宙真有九幽裂隙存在的话,我脱困的时间便能大大缩短,或许六七年便能出来。”
若非齐正言还要分心镇压魔皇爪,消磨自身杀戮念头,这个时间还可以再短一点。
“此事不急于一时,”余元倒是无所谓,“毕竟改造南荒也要耗费时间,我们大可一同推进。”
佛系古玩人生 九個栗子
“我会设法通知留在真实界的那部分人手,让他们赶赴南荒。”齐正言已经想好了该如何去做。
“善。”余元笑了笑,俯视着山下倾颓的血衣教建筑与在其中打扫战场的血衣教弟子,话语声飘渺而悠然,“这践行了齐师兄你之心志的南荒,或许会是一个开始……”
……
类似的景象,亦出现在另一重与诸天万界体系截然不同的宇宙集合之中,在玄正洲上的四圣景明福地与东海蓬莱水界当中,同样有人在低声感叹。
“本尊暂时无力插手世间诸事,我等也该担负起自己的职责了。”
“是极!”
(本卷完)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