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s6ia3好文筆的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討論-第六百七十五章 論如何做一個大豬蹄子相伴-atkdj

科幻小說 / 18 10 月, 2020 /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本章为防D版章节,如果你看到这些字,请在20分钟后再次打开章节,便会自动更新为正式章节。
3.以我的更新量,一个月也就15万字,普通会员也只需要7块钱,也就两瓶冰红茶的钱,希望大家可以来起点支持正版。
四月芳菲,春润大地。
彦良躺在阳光明媚的山坡上,嘴里哼着来自地球的小调,静静享受着异世界的美。
掐着指甲盖儿算了算,穿越来此有七天了。
他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
作为一名21世纪大好青年,他最大的长处就是有一颗躺赢我命,躺不赢也是我命的咸鱼之心。
“唔,险些忘了。”
彦良在怀里捣鼓半天才从内衬掏出一团皱巴巴的纸蛋儿。
别人家的修真界通讯手段要么是飞剑传书,要么是玉简寄讯,还有玩传音阵的,到了云华仙宗这里就是一封火漆封口的信。
【就这逼格还特喵的仙宗?别逗了好嘛。】
他展开那封信,放到太阳底下。
彦良心想这可不算偷窥别人隐私啊,他这是在做好事,万一那个被自己穿越的倒霉孩子有未了心愿,比如难舍青梅竹马,放不下未婚娇妻什么的,这个担子他得扛啊……
我非傳奇 羊羊得意
大丈夫顶天立地,有所为有所不为。
【看我多棒,多仗义,多善良。】
啪!
一道黑线落在他的脸上,有点凉。
彦良拿手一抹,发现是坨鸟屎。
“傻鸟,有种别给我抓到。”
他瞪着眼珠子扫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目标,只能气哼哼地躺回去,把信里写的内容大声读了出来。
是的,不是默念,是读,朗读!
“彦良吾弟。”
一瞅信首称谓,彦良的心凉了半截。
“来信已经收到,对于你在山下的遭遇,大哥表示遗憾。如今父亲和母亲闭关冲击筑基中期,看情况没有几年时间不会出关。现在家庭诸事皆由我处理,希望你不要介意大哥代父执笔回信。
将你外放江宁县任道官一事由仙宗执事堂决定,即使父亲和母亲没有闭关,也无力改变宗门规矩。大哥觉得你能到红尘中去,也不失为一场历练,或许能够得到机缘更进一步也未可知,但有一日弟能名动汉京,得拜国师,大哥必然锦簇及地,倒履相迎。”
读完书信内容,彦良将那团纸揉成一个球儿。
他心想这个跟自己同名同姓的云华仙宗小修士还真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主儿,没有青梅竹马,未婚娇妻也就算了,特么的亲弟弟在山下道观受人欺负,做大哥的用一句“一场历练”就打发了。
真不知道他们修的是哪门子仙,太上忘情吗?
彦良十六岁那年,被执事堂评定为终生无望筑基的门徒。
按照云华仙宗的规矩,对于这种无望筑基的外门弟子,会下放至世俗界做道官,一来为云华仙宗寻觅可塑之才,二来稳固仙宗对朝廷的影响力。
四夫爭寵:萌乖夫君養成記
正常情况下入世道官的年龄都在二十几岁,而彦良十六岁就被赶下山,到江宁县的白云观当了一名道官。
这当然是一件很委屈的事。
可是对于占据他身体的地球人来讲,这一点都不委屈,这是很嗨皮的一件事。
【那狗屁云华山也就景致好些。除此之外,吃食方面清汤寡水,没半点油腥。上面的人一闭关最少都是十天半月,特么找人说话唠嗑都得提前看黄历,那里也没有衣着清凉的小姐姐,这种日子给钱我都不愿意过。】
还是山下好,仙宗道官不用坐堂,不用处理凡务,也就每半年跑一遍附近村镇,扮演一下有道仙师,看有没有合适引渡的凡人。
要说剩下的时间干嘛?
当然是拿着朝廷发的银子花天酒地啦。
至于大哥彦斌信里说的国师,梦里想想还是可以的。
据他所知,当朝那位国师已经75岁高龄,他的父母见了都得恭恭敬敬喊一声师兄。
最重要的是,要当南汉国的国师,起码也得筑基期的修为。
他呢?
练气期!还是个小班肄业的。
【别人已经是大学生了,老子还在玩泥巴,拿屁去当国师。】
………………
读完信件小眯一会儿,彦良从山上下来,走到靠近白云观前门的地方,还没等拐过墙角便听到一阵嘈杂人语。
【嚯,今天来祈福的人真不少,云锦老儿又能诈一笔香油钱了。】
他整理一下衣装,挺直腰板,摆出一副不为外物所动的世外高人模样,朝着人群走去。
良田秀舍
没几步他就懵了。
小跟班王寅见他一露头直打马虎眼。
这时站在门前台阶上的一位道士指着他来的方向大声说道:“你们要找的人来了,那个小白脸就是彦良。”
彦道官一听这话就知要遭。
王牌兵皇 黃天
他想跑,但是迟了。
围在道观门口的人呜的一下圈过来,把他里三层外三层包了馄饨。
【这是要揍他啊!】
那个指认他的家伙就是这具身体原主人寄信父母求助的罪魁祸首之一——王福。
聽說,我曾嫁給你 三月曉筱
王福还有个哥哥王寿,跟彦良一样,都是被执事堂下放,提前步入老年生活的仙宗弟子。
这两个家伙足足比彦良大了一旬,算是老大哥一级的人物,但是为人忒操蛋,总是把他当小弟支使。
彦良只有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兄长姊妹又对他在山下的境遇漠不关心,说起这一年多的生活,那可真是一把辛酸泪,满腹离人愁。
“王师兄,虽然我知道自己有点小帅,还有一头让人羡慕的黑发,但是你能不能别再给我打广告了。观主一直教导我们要谦虚,你这样做我想低调都不行的。”
彦良背手挺胸,长衫随风而动,一副出尘之象,“真是愁死个人。”
王福用手摸了摸脑门稀拉拉的几根毛儿,油腻的脸涨成猪肝色。
那小王八蛋分明在骂他是一个秃子。
虽然他确实是一个秃子。
“你小子最近吃了雄心豹子胆,修为不见长进,嘴巴倒是一天比一天贱。”王福恨声说道:“今天我不收拾你,有人收拾你。”
王福说的收拾他的人就是眼前站的几十号人。
采菽令 竹本兔子
有孔武有力的男人,有胳膊比他大腿还粗的悍妇,有提着锄头挽着裤腿的老头儿,他还看到一个挎着篮子背着包袱,像是刚回门的小媳妇儿,藏在人群后面一脸羞涩地瞄他。
綠茵之翼
很明显,他们不是进香客。
【真是哔了狗了,这是要让小爷当背锅侠啊。】
跟王福对话的同时,彦良也在筛选信息,大体弄懂了眼前几十号人来这里的目的。
修真界有一种叫做云涎草的常见灵植,以其果实为主药炼制的云涎丹是练气期门人用来辅助修炼的必备丹药。
云涎草不是必须在仙山灵田生长,世俗界也能种植,但是产量很低,极少结果。
云涎丹对于山上的弟子来讲,由宗门执事堂定期分配。对于下放门人就有些残酷了——宗门不再配给丹药。作为补偿,这些人离开时可以携带草种到山下种植,通过提供云涎果给宗门来换取修炼所需丹药,乃至灵石碎片。
影帝頭條見
獨家溺愛,纏上失憶新娘
【好嘛,山上弟子公务员,山下弟子事业编,怪不得那小子撒泼打滚都不想离开山门呢。】
回到村民的问题上来。
当朝国师前两年搞出一个所谓仙方,常人服下有固本培元,延年益寿之效。
宫里传出消息,说皇帝陛下希望国师能够大量炼制此药供应王公贵胄及忠臣良将。
仙方里的一剂主药就是云涎草的茎叶。
江宁县令为了讨好皇帝,同想要献媚国师的白云观观主一拍即合,选了县城外一座背靠山岭的村庄做实验,发动村民大面积种植云涎草。
县令大人承诺,不管云涎草结不结果,县里都会高价回购。
村民们信了他的话,把地里的麦苗铲掉换成云涎草。
可是呢,眼看到了收获季节,县里没动静了,县令这王八羔子跟忘了似的,只字不提回购的事情。
村民们去找,县令要么躲着不见人,要么让县丞和主簿打太极,一个字就是“拖”。
拖来拖去拖到年末。
村民们吃了大亏,自然不会再去种什么云涎草,还换回小麦。
村民们去找,县令要么躲着不见人,要么让县丞和主簿打太极,一个字就是“拖”。
拖来拖去拖到年末。
村民们吃了大亏,自然不会再去种什么云涎草,还换回小麦。
G小調進行曲1:這該死的混血王子
村民们吃了大亏,自然不会再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