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sgujz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討論-第1191章 如墨相伴-hj3lr

科幻小說 / 18 10 月, 2020 /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让他们所有人都感到头疼的是,凤殊这一次的顿悟显然真的短时间内都不会结束。
三天后,爱德加斯汀从顿悟中醒了过来,当机立断命令到最近的荒星降落。按照凤小七的建议,只留下了她和凤殊,塔姆尔号便飞离了该星球,停留在了即便荒星爆炸,他们也能够从容逃离爆炸威力的范围。
君临自然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原本执意要陪同降落的人,最后还是被凤小七制止了。
“你来了能做什么?是能够和她一起顿悟,还是能够在她顿悟失败的时候力挽狂澜?与其来了什么事都做不了,还不如就留在外面,好好安抚凤昀他们,给他们多找一点事情做。
不是说凤圣哲是个心思敏感的家伙吗?凤殊和我都没有回去,也就算了,毕竟你还在那里,现在突然之间中断了行程,是个孩子都知道肯定是有意外发生,你要是离开,你觉得他们还有没有心思专心学习和训练?
更何况还有我在这里。你能处理的事情我都能处理,你不能处理的事情我也能处理,你来干嘛?想知道她状态好不好,难道你还需要我来告知你?”
龍王大人在上
凤小七既然知道他们夫妇精神力结印了,自然更不乐意让他过来。在陌生星球,谁知道他们夫妇同时顿悟的话会造成什么后果?万一真的玩崩了,那可是要逃命的。逃命最要紧的是什么?速度。多一个人都是累赘。
现在不求顿悟的好处增幅,只要能够将危险控制在能够应对的范围,那就是阿弥陀佛了。
君临也是想到了可以通过观察自己的情况来获知凤殊顿悟的状态,便最终忍耐下了焦躁。
凤殊是被梦梦直接移出星舰的,等塔姆尔号完全消失,凤山才跟着现形。
“你怎么出来了?这里说不准会有那皇帝的暗线。”
“无所谓。我在联邦也现身了,就算让他发现了也没什么。”
更何况,在凤山看来,爱德加斯汀并不会做这种事情。倒不是不屑,而是没有任何目的。
“说的也对。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就算被发现也无所谓,他不会把我们怎么样,也不能把我们怎么样。”
凤小七觉得自己想多了,眼前让她头疼的人是凤殊。
“以你的眼界,凤殊这一次顿悟需要多长时间?”
“不清楚。小姐总是出人意料。”
“你会不清楚?凤殊是不了解你,我多少还是明白你是什么样的人。”
凤小七的话居然没有让凤山的视线离开依旧在顿悟的凤殊。
“我是什么样的人?”
林家有女初修仙
“按照世俗的意义来说,是一个真小人。”
“那不按照世俗的意义来说?”
“混蛋?王八犊子?应该永远挨训挨打的没有分寸的人?”
凤小七语出惊人。
凤山似笑非笑,只是依旧盯着凤殊,“七小姐现在战意满满,是不是想要打一架?”
“你以为我真的是那种没有头脑的人?凤殊现在这样,我当然不能走开。”
这一次,凤山侧头看了她一眼,“没想到你真的喜欢少主啊。”
囂張狂妃:王爺滾遠點兒
“你不也是喜欢她才会这么痛快地追随她?原本你也是可以直接退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虽然不退的话,就需要承担那破规矩带来的约束,但是你一开始是有选择的机会的。”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还有这种选择的机会?难道大长老故意忘了和我提?”
“是吗?太爷爷看来是真的老了啊,难怪你会嫌弃。真是可怜了太奶奶。”
凤山面色微僵。
他并不是没有害怕的人。而凤家目前唯一让他下意识就想要收敛的人便是诸葛婉秋。他见到对方总是像小孩见到老师一样。
“啧啧,又是一个嘴巴强硬的家伙。等你真的有那本事调侃太爷爷再来调侃吧。”
“七小姐想多了。我从来不会去调侃长辈。”
“凤殊也是长辈。”
“对于七小姐而言是长辈。”
“你现在已经不可能成为她的伴侣了,所以不可能和她平起平坐。你是追随她的人,就要放低姿态,别以为可以骑在她头上。”
凤山却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我不觉得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当初难道七小姐希望骑在我身上?”
凤小七闻言脸都黑了。
“怎么,七小姐难道对我一点想法都没有?”
“当然没有!”
这就咬牙切齿了,比起凤殊来似乎更不禁逗啊。凤殊好歹还能一本正经地和他应对几个回合,这位倒好,直接就准备翻脸了。
凤山忍不住笑,“难怪长老们会这么容易就同意让她来替换你。实在是七小姐你本人不够争气啊。”
凤小七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哪里不争气?”
“少主可以面无表情轻轻松松地和我聊这种话题,不管是开玩笑还是出于真心,她都能够从容面对。七小姐你可是第一时间就恼了啊,虽然没有立刻发怒,但估计我真拿话撩-拨几句,你就要杀人了。”
“杀人倒不会,好歹你也姓凤,但一定会弄残你再说,让你躺几个月。”
凤小七丝毫也没有隐瞒自己刚才的不高兴。
“七小姐觉得这是我对你的不尊重?”
“难道说那样的话是对我的尊重?”
“你应该知道我很尊重你才对啊。”
“这如果就是你的尊重方式,那你一定都是用放屁的方式来尊重人的。”
凤山忍不住乐得咧开了嘴,“要不要告诉你是谁教我用这种在你看来是放屁的方式来尊重人的?”
“不用。”
凤小七一口回绝。
“啊,那可真是可惜了。那位长辈还特别喜欢你呢。为了让我们配得起你,那可是下了狠功夫,没做好可是要饿肚子还不能好好睡觉的。”
凤山这话是真是假,凤小七无从分辨。毕竟继承人第一跟随者的训练一直都是家主的秘密之一,她又不是族长,也不是长老,自然无从窥视。
“凤殊肯定也会感到不高兴,只是她表现出来了你也未必感受得到。她和我们不太一样,看待问题的方式,处理问题的方式,总是会因为这种不同而显得十分突兀。”
确切的说,是违和。
凤小七不清楚的是,不单只是她这么想,事实上有好一些接近凤殊的人都能够通过近身观察发现这一点异常。如果他们能够走到一起交流,就会恍然大悟,知道自己的感受并没有出错。
“得益于她那位与众不同神秘莫测的师傅吧,我猜。”
更有可能,还是她的身份来历有点玄妙。母亲是凤家血脉,但父亲呢?那位萨达星凤家的养子,同样没有办法溯源。
“不管是得益于谁,毫无疑问都是凤殊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的。看着像是什么都不在意,但其实心里门儿清,什么想要,什么不想要,分得一清二楚。”
凤小七总觉得凤殊当真看淡很多事情,但是对于在乎的人事,她又有着非同小可的执着。某种层面上,已经到了偏执的地步。
“少主她吗?如果没有故意欺骗你,或者自己被自己出错的记忆所蒙骗,她是当真经历了两次精神崩溃,自然会明白很多东西。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重要,什么人想要又能要,什么人不想要更不能要,她未必会说出来,但一定比你要清楚。”
凤小七撇了撇嘴。
“这才换人多久?你这就偏心偏得这么彻底了?”
“怎么,七小姐终于想要骑到我身上来了?”
话音刚落,凤山的身影瞬间便从原地消失了,而凤小七的拳头呼啸而至,可惜落了空。
“你是不是真的想要挨揍?”
“我这是实话实说啊。不想的话,七小姐可以直接告诉人你不想的,我也不会误会。就是心里有了疑惑,才会想要问当事人。难道七小姐希望我回去凤家问大长老去?”
凤小七罕见地掏出了一把迷你炮,对准了他的方向,“想半身不遂吗?”
“擅自使用这里所没有的武器,你就不怕后患无穷?”
“能有什么后患?”
“譬如被其他家族或者仇敌追踪而至?联手干掉你的话,也算是大功一件啊。七小姐应该知道自己是多么招人恨的体质吧?在战场上他们不敢轻易动你,现在嘛,呵呵。”
“呵呵个屁。”
凤小七脸黑黑,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对。她还真不好使用内域的武器,尤其是她现在手上拿着的东西,凤家向来都只在战场上使用,在战场外从来就没有允许家族成员使用过。她是真的气过头了,才下意识地掏出随身武器来。
混沌八卦訣
“你是在战场太久了,所以适应不了战场外的日常生活。换了少主,这种只动嘴皮子的事情,她说不过就保持沉默,说的过也懒得和说不来的人浪费时间。
異能師 公子諾
七小姐难道真的是看上我了,所以才会对我的话产生这么大的反应?
哎呀呀,真是没办法,谁让我原本是你的人呢。要不我考虑考虑你的意见,去大长老那里替你求求情?鉴于少主也不给我机会,我又好奇心太重,搞不好哪一天真的会好奇着好奇着就爱上她啊,得不到的总是会蠢-蠢-欲-动的,总不能将来去折磨少主吧?
不如七小姐你和我玩?”
凤小七脸黑如墨。
她真的想要立刻弄死他怎么办?
“到底谁是教你这种尊敬方式的?”
凤山好整以暇道,“七小姐想要超越的人——诸葛婉秋女士。”
“你撒谎!太奶奶才不会这样。明明是你自己没学好!”
“我的老师让我要认真对待自己将来要追随的人,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尤其是私下相处,尽量养成说真话的习惯,这样才能够最快获取彼此真实的想法。
鉴于七小姐本身就是特别爱说大实话的人,反应也总是直截了当毫不掩饰的坦荡,所以她特别要求我也要同样赤诚。我变成今天这个性子,七小姐你也是有责任的啊。”
他这像是说笑话的语气,神情却相当认真。
凤小七愣住了。的确,像他这种身份的人,就和继承人本身一样重要,对于家族来说都是关键的核心人物。
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撒谎,因为没有必要。也因为他当初的确就是为了她而经历各种训练的。
哪怕她如此识趣,丁春花也依旧是对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只是碍着洪爱国的面,到底也没有敢再像从前那般对关九大声呵斥或者打骂。
坐以待嫁:庶女馴夫記
关九自从想开之后,对丁春花的态度便压根不在意了。
反正不用愁学费,家里也不愁她一口饭吃,虽然不能每餐都吃上肉,连衣服也总是穿两位姐姐用过的旧衣服,但能够继续读书,又能够锻炼身体,她目前已经很满足了,所以自觉日子过得相当平静。
只是平静的生活中也还是有一件对于她来说算是大事的事情发生了,洪卫国一家果然离开了。只不过这一次,是张彤先行带了儿子去京都,洪卫国押后。
大概是出于爱才的心里,也或者是希望利用她来督促儿子好好读书,洪卫国这些年来还真的对关九照顾不少,支持她读书也不仅仅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小学阶段可是对她开过不少小灶的。
末世戰神 流水東逝
如果不是因为洪卫国的耐心教导,关九也不能那么快就融入到这个新环境中。所以对于这一位老师,她打心眼里还是很尊重的。
知道他快要走的时候,她周末回家时特意到山上去转悠了一整天,采回来一些野果,又打了一些猎物,机缘巧合之下还不靠毒箭,单枪匹马猎杀了一匹瘸腿的公狼。
因为额外的收获,她便把一整张狼皮送给了洪卫国,还特意做了一张小弓,让他拿去给洪阳,表示好歹相识一场,老同学走得急,分别礼物是不能不送的。
洪卫国对于她的说法好笑不已,原本是不想收下狼皮的,毕竟对她家里的事情也知道得七七八八,这狼皮对于关九来说也是个赚钱的玩意儿,但是耐不住她执意要送,便收了下来。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