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rv6bx精华都市异能 銀鴉之主笔趣-第六百八十三章 手段改進相伴-1lvah

遊戲小說 / 15 10 月, 2020 /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
事实上,在意志离开身体,以寄托冥想牌的形式存在于身体之上时,他愈发感觉“神秘”和“能力”的关系有些奇怪。
能力,是由“神秘”所赋予的,是那神秘的虚影上无数符文图腾一般的奇异符号所赋予的。
原本,在神秘处于收束态时,所有的奇异纹路都集中在一起,而从神秘之中衍生出的“污染”,就是非凡者们使用能力的额度。
蓝条?
原本亚戈对于这些“污染”,是这么比喻的。
但是,在意志脱离之后,在之前那一趟前往“死者国度”的泡影,听到那些不知真假的,“巫师”和“神职者”以“精神力量”扭曲外物环境构造“镜世界”和扭曲自身这两种发展的方向之后,他对于“神秘”就多出了很多想法。
如果那个泡影地带里听到的事情是真的,而并非虚构,那么“神秘”肯定和“巫师”或者“神职者”双方有关。
而且,“职业者”,这个似乎与“神职者”、“巫师”独立开来的体系,和现在的“神秘”到底有没有关系?
亚戈回想起之前听到的一系列职业者的称呼,不得不去思考序列途径上的那些有些相似的“代号”。
全能爆甲師
在前世,各种现实历史神话中,有数之不尽的“职业”。
各种各样的游戏、奇幻作品中,也有瑰丽纷呈的职业系统,这些职业本身倒没什么特殊的。
但是,架不住他知道了“巫师”“神职者”们的能力形式,但这些“巫师”、“神职者”们使用的是“法术”、“神术”之类的技能类手段,并没有所谓的“职业”,但现在使用各种“职业”的序列途径体系,却又莫名和巫师神职者们的力量体系近似。
忽地,亚戈想起一件事——
序列魔药的早期代号并不是职业,而是一些形容词……
按照巫师或者神职者们的发展道路,就是——
按照这些形容词的方向来以精神扭曲外物或者扭曲自身?
还有,之前亚戈在泡影地带观察到“神秘”的时候,那些文字虚影形成的,被翻译功能翻译出的【法术核心】这样的条目。
这一切,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但都隐约地从侧面证实了序列途径和巫师道路存在某种联系。
在他意志脱离后,他越看自己的“身体”,就越感觉和巫师与神职者道路的描述有颇多相似之处。
那些“神秘”,就是一个个的核心,“扭曲”自身的核心——神职者们的道路。
而解放神秘,展露旧日姿态,能够扭曲外界环境,或者说同化外界环境的手段,就是“巫师”的道路。
聯盟之上單魔王 打倒嚶嚶怪
联系到之前亲眼见到的,高序列的“使徒”的力量扭曲、同化外界环境的情况时,这一点更是确定了下来。
认知法和契合法这两种不同的手段的存在,也是从侧面证实着这些。
那么,问题来了,序列途径这种力量体系,到底是怎么出现的。
他在想的是,黑钟教会的覆灭,会不会和这序列途径背后的秘密有关?
毕竟,有看门人面具这类“巫师工具”的存在,也是说明了黑钟教会和巫师也脱离不了关系。
而自己,自己穿越时就携带的“系统”,这疑似概率途径“收债人”能力衍生物的系统,这个以前世类似游戏面板一般显示出文字的“系统”,到底是来自哪里?
脑洞大,又或者说容易发散的思维、联想能力,让亚戈蓦地冒出一个想法——
誘愛99天:司少的天價寶貝
这系统,会不会和卢修师有关?
虽然这个猜想有些莫名其妙——
系统显示出前世游戏面板一般的形式,只能说明这个系统的制造者和前世有关,可能也是一位穿越者,但不能肯定是卢修师。
絕對牧師 奧詠之弦
唯一能够从侧面给这个可能一些支持的,也就是“狄亚戈”获得了这个“系统”,“狄亚戈”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而已。
毕竟,亚戈并不太相信“巧合”的存在。
为什么会是自己穿越,为什么是自己会得到“系统”,亚戈当然会去想。
那种穿越之后不去想为什么会穿越,有了“系统”却不会去怀疑系统、不去思考为什么是自己“穿越”的“穿越者”,他反而会觉得这些人心大。
只可惜,没有什么证据线索供他寻找。
“卢修斯”这个和“卢修师”发音相近的名字非常多,至少,从塞缪尔和欧斯特的记忆里,亚戈就见到了不下五十个。
朗费罗、默希丝、纳尔森、赫尔泰、郭斯特、罗森等人的记忆中,也有不少叫这个名字的。
发音近同狄亚戈的名字,亚戈也知道了不下二十个。
卢瑟斯、卢梭斯等等,各种各样的近似发言的名字,更是不知道有多少。
而一开始被他怀疑的那个,最出名的那个,那个不知道几百年前的艺术家卢修斯,他寻找了各种有关对方的事迹,对方的行动方式,都和亚戈印象中的卢修师的行动方式习惯差之甚远。
摇了摇头,习惯性发散的思维回归,亚戈的目光转向阿奇博德的夫人所在的房间。
修改记忆一点都不轻松。
亚戈原本的计划是,找到阿奇博德等人与自己见面那段记忆迷雾,把自己的存在删去,然后在阿奇博德的记忆里控制他的妻子说出这个“忘记从哪里听到的”故事,在他的妻子的记忆里控制记忆里的阿奇博德复述一遍这个故事,然后说出“把故事的来源加工一下,编造成某个贵族说的”的话来。
结果,活人的记忆迷雾会因为对方的思维而转换,修改活人正在联想的记忆更是会造成恍惚感之类的影响。
那么,应该如何改进?
寄魂人的能力让他能够悄无声息地渗透控制他人的灵雾,以自身的意识寄宿其中,但也无法避免这个状况。
只有两条路,一是让自己的行动造成的影响缩小,缩小到被修改记忆感知不到的微弱程度。
二是找一个对方不会意识到的时机……
不会意识到的时机?
遭遇星外文明 我煮白菜
亚戈沉思了片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