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 txt-第七百四十四章 迎難而上展示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李一然咳嗽一声,说道:“其实也不难猜,闭关修炼谁都有,不过很少有一直闭关的,别反驳,我说的情况是你们胜府这种,要和别的正常交际的,你们的父亲正当家的时候,突然闭关,而且还一直不露面的那种,事出突然必有因,所以我就知道了。”
“李会长还是没说清楚。”
“呃,”李一然揉揉鼻子,笑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担心消息泄露对头趁机发难,不过放心,是我的人偶然察觉,知道的就我和他,就连我的手下最信任的那个,嗯昨天和我过来一起喝酒的那个,他都不知道的。”
“那李会长你的……”
“二姐,”十六弟胜新打断道,“这个以后再说,现在关键的是救治父亲的方法!李会长,您现在可以说说吗?”
李一然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向情真意切的胜山,转移话题道:“今晚外城的宴会,你还去吗?”
“……,去,肯定要去,消息都不能提前泄露,李会长,您需要什么额外条件都可以提的,只要我胜府力所能及之内,必定办到。”
“嗯,我想想,……,条件还没想好,过几天的过段时间,哎你们也别着急,先等下哈,我去个茅房,位置在哪麻烦指下。”
逍遥逸少 壁咚君
胜山愣了下,心中明白李一然肯定是想趁机抬价,不过谁教有求于他,无奈站起身,说道:“我带李会长过去……”
“不用不用麻烦,你指路就行,也不用下人,指路就行。”
“好吧,李会长你出门左拐,一直走到头,会看见一座很大的假山,假山后面有条鹅卵石路,沿着走就到了。”
“行知道了,我去去就来。”
出了门,沿着道路走着,李一然观察感知四周,没谁监视,于是一边走着一边小心翻着衣服内储物空间的东西。
他还真不是为了上茅房,只是被赤焰押着来圣城之前,手下中途暗中交给自己这件衣服,里面储物空间的东西都是为了到这边用的,智囊团的那些家伙给自己准备的实在太多,光是整理都耗费自己不少夜晚本该休息的时间。
刚才他是可以当他们面把储物空间准备的那张纸拿出来,可是东西实在太多,顺序被他打乱了,又是一张纸,要耗费时间找,他也不好意思在他们面前找东西,所以才借口上茅房。
也怪李一然太懒,当时看完随手一折一放,也不知道夹到哪里了,于是一路走一路找,等到了茅房,蹲了好一会儿,才把那不起眼的折叠成很小的一张纸给找到,打开来,看了上面写的,挺像那么回事,希望准备这东西的没坑自己。
… …
最终,等得快不耐烦的胜山准备亲自过去找的时候,李一然才心满意足的出现。
“哈哈,不好意思了,来这里有些水土不服,给,这张药方拿着,……,呃这上面的水渍不是你想的那个,是我出来在那假山水池洗手,咳咳,干净的干净的。”
胜山对药理不懂,把药方递给了为了治父亲的病而苦学药理的二妹胜彩,说道:“二妹,你看看。”
“……,嗯,都是调理身体,也都比较常见,李会长,这个真能治好父亲的顽疾?”
李一然摆手道:“肯定不行啊这个,只是调理,先给你们父亲吃,应该呃肯定有效果的,我给这个是先表达下我的诚意,证明我不是随口说说的,至于真正的有效治疗方法,要等到晚上的宴会以后,看情况,呃你们这什么表情?”
“哎!”胜山叹了口气,用拳头锤了下桌子,“那些可恶的叛逆!嗯,李会长,就在刚才,我那边的手下传回消息,叛逆直接把那冷香阁给整个移平了!”
“我去!这什么情况?”
“我也不太清楚,说是叛逆直接火攻,然后几个变身了的叛逆直接冲撞,把冷香阁给推平了,今晚的宴会地点要改了,嗯,李会长想在哪个地方……”
“我无所谓你定就行,现在我倒是挺好奇那些家伙这么做的目的,呵呵,直接把地方毁了,那我肯定就不会再去,想刺杀我就没机会,这个算是变相帮我啊,难道是我的朋友,哈哈。”
这时,十六弟胜新皱眉道:“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哦那你和我说说,那个胜山兄弟你可以先去抓药的,不用管我。”
“那可不行,李会长是贵客,我们要陪好,不能失了礼数。”
“不用不用,你们忙你们的,我和胜新兄弟聊聊天就行。”
“呃,好吧,这样,二妹你先去抓药小妹也去,五弟你去外城找我那老大哥,和他协调好新的宴会地点,我和十六弟留这,嗯李会长这样行吗?”
“可以可以,那个胜新兄弟,你接着说,为什么没那么简单?”
“我只是想到个大概,说错了希望李会长……”
“没事,就当闲聊天,说说。”
“好,我觉得他们应该是故意为之,冷香阁是大哥等提前去布置的,守卫严密,叛逆晚上想要去捣乱恐怕要很费功夫,我估计他们也怕我们设埋伏,来个瓮中捉鳖……”
“哈哈,这词用的,别回头真有鳖进来,哈哈哈哈,呃咳咳,不用管我你接着说接着说。”
“我的猜想是叛逆故意破坏冷香阁,是想打乱我们的节奏,让我们不得不再换个地方,现在已是下午,距离晚上没多少时间,匆忙之下,选的地方守卫必有疏漏,这样叛逆就更有可乘之机。”
“没错没错,”李一然拍手道,“不过呢,这个有不确定性,假如我听到消息受到惊讶,今晚不去了,要改天,到时时间充裕,那他们不是白忙活一场,胜新兄弟,你说是不是。”
“呃,李会长说的在理,那为何?”
“嗯,这就需要一个关键了,内应!而且能左右宴会的内应!”
胜山一惊,脱口而出道:“不可能!参加的都是……”
“哎你先别激动,我说的也只是假如,而且内应也不一定非要族长主事像你这种身份的,小厮车夫厨子丫鬟,各种不起眼的都可以的,可别小看他们,运作好的话,还真有奇效。”
“……,那现如今,晚上的宴会,是推迟还是?”
“推迟什么,”李一然笑了起来,“对手都先帮我们敲响锣了,我们要是不出场,那戏不就没人看了,哈哈,附耳过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