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dkxda火熱連載小說 大國重坦-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入股閲讀-k0em8

軍事小說 / 15 10 月, 2020 /

大國重坦
小說推薦大國重坦
人生,就是这么的有趣。
在以前的时候,刘建丽对秦振华,那是一幅高高在上的态度,刘建丽是人事科的,秦振华只是一个小小的工人,而现在,两人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秦振华成为了一机厂的决策者,一言九鼎,而刘建丽,已经离开了一机厂,创立下来了偌大的建丽集团。
建丽集团,是走第三产业的路线的,他们搞酒店,饭店,超市,餐饮住宿,交通运输等等,几乎都是接手一个个改制的国企的那些拖累部门,让它盈利和发展,刘建丽原本就是管人的,就是玩弄心眼的,所以,干这些,也是得心应手,在她的带领下,建丽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庞然大物了。
但是,在很多人的眼里,是瞧不起第三产业的,总感觉到我开工厂,才是干正事,你们搞个饭店,那是小道,绝对也不会有人想到,到了以后,第三产业甚至会超过前两个产业,成为社会经济中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人民有了钱,就开始消费了!
消费市场,才是最大的。
刘建丽经过几年的打拼,已经把建丽集团发展起来了,正在逐渐成为全国的连锁龙头企业,现在,有了秦振华的支持,在江城的发展,也会一帆风顺。
以前两人曾经有过的矛盾,现在看来,不过都是一件小事而已,如果没有当时的矛盾,也就不会有今天的建丽集团了,所以,刘建丽现在早就没有对秦振华的嫉恨了,相反,甚至还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自己很能做生意,秦振华也能啊,自己原本就是管人事的,但是秦振华原本是搞技术的啊,所以,比起来,还是秦振华更厉害一些。
而到目前为止,建丽集团也仅仅是在搞第三产业而已,在这些方面,虽然赚了钱,但是,也总感觉到是无根之木。
總裁爹地好狂野 簡小右
这就和古代的商业一样,古代商人没有地位,不管他们赚了多少钱,富可敌国,都随时可能因为一个外来因素而崩盘,因为商人是没有根基的,不管赚的钱再多,也不可能和那些真正的地主豪绅相比。
他们没有根。
刘建丽也会有这种感觉,所以,她在赚钱之后,就想要投入到一些新的项目中去,而现在,听说了这个即将要开始大张旗鼓地搞的芯片产业的时候,立刻就动心了。
全球遊戲上線 陛下聖安
这可是高科技啊!
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刘建丽是有这方面的敏感的,她能够感觉到这种芯片制造,会成为最赚钱的行业,因为这个时代,正在呼唤着电子技术的到来,甚至可以说,就和什么蒸汽机,电动机之类的一样,会成为一场产业革命的。
刘建丽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
公司这几年很能盈利,所以,账面上目前有不少钱,完全可以拿出来投资了。
听到了刘建丽的话,秦振华沉默了,这种沉默,让她有一种忐忑的感觉,难道秦助理不高兴了?难道觉得自己野心太大了,难道觉得自己不该有这些非分之想?
“我们现在计划搞的,都是属于军用的。”秦振华终于开口了:“所以,你也知道,国家是不会允许一个名营企业,参与到这种军用系统的研发中来的。”
规矩就是这么多,军队没有钱,根本就不可能支撑起来这样一个庞大的系统,但是,如果是民间的资本进来的时候,军队又是极度反感的,因为这可能会造成其他的问题。
军队的保密要求是很高的,民间的力量进来,就难以保证秘密的安全性了。
听到了秦振华的话,刘建丽眼前流露出来了失望的表情来,看来,自己的这个想法是难以实现了。
而就在这时,秦振华又开口了:“所以,如果你们要投资的话,那就只有股份,但是没有决策权,只能分红,不能有任何的干涉,算是干股。”
可以吸收资金,缓解研发的压力,秦振华当然是满意的了,但是,如果刘建丽要求决策权怎么办?毕竟,她也算是个大股东了,和海军空军那边的股东是一样大的,她要求的这些,还真不方便。
所以,在入股之前就说明,你的这个股份,和其他的股份不同,你投资入股可以,只享受分红的利益,但是,绝对不能参与到公司的任何管理和决策来。
逆天劫
就像是那些在市场上流行的股票一样,你购买一些股票,就说自己是股东了,然后就能参加股东大会了吗?就能决定公司的未来了吗?
当然是不可以的。
整个过程中,王晓强一直都没有开口,他知道,自己并不擅长这些,秦振华既然来了,一定会给他搞的妥妥当当的。
现在,秦振华既要了对方的钱,又不让对方参与管理,可以说是只有好处,没有任何的坏处了,简直就是滴水不漏啊。
浴火重生之大宋中興
美女的妖孽保鏢 一劍封喉
不过,这样的条件,对刘建丽来说,又是不合适的了,刘建丽会同意吗?
就在几个人注视的目光中,刘建丽点点头:“这个当然没问题。”
这下轮到秦振华奇怪了:“你不觉得吃亏?”
“做商人,赚钱是第一目的。”刘建丽说道:“你们一机厂敢拿三千万出来,说明你们一机厂对这个项目有很大的信心,我佩服你的投资眼光,这个项目,肯定是能赚钱的,我们只要赚钱就够了,能不能参与公司的决策管理,并不重要。”
刘建丽也说的很直接,两人这样的对话,是非常简单明了的,省得兜圈子了。
秦振华笑了笑:“赚钱?我可提前说明了,我没有必定赚钱的把握,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发展国家的芯片产业,省得未来受制于人,我们可是为了国家和军队,不是为了自己赚钱,你怕是会后悔的。”
“那就当做我们建丽集团,为国家和军队做的贡献了。”刘建丽很爽朗地说道:“我毕竟曾经是一机厂的员工,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我们赚钱之后,还不是要做一些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吗?”
这话说的很高尚,不过,那眼珠子里,还是一种期待,不赚钱?一机厂什么时候做过不赚钱的事?就像是赌徒一样,跟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