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娥站讀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gzrbt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都市劍說-第1522節-散會熱推-qm6ch

都市小說 / 14 10 月, 2020 /

都市劍說
小說推薦都市劍說
“那真是再好也不过,食宿费我们全包!”
叶潼露出了笑意。
物以类聚,这两个泰国妖女绝对算得上是出人意料的强援,说不定能够成为这次行动的秘密杀手锏,给那些叛徒一个惊喜。
“这东西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李白拿起面前的A4纸,飞快的折成一只小船,轻轻一吹,小船儿立刻飞了起来,轻飘飘的绕着会议室转起了圈子,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始终不肯落下。
“这东西对我也没用!”
嘭!~冯虎一巴掌拍在了自己面前的白纸上,将其扯得稀巴烂。
他总算是挣脱了李白的催眠术阴影,直起腰狠狠的瞪向李白,表示自己决不会轻易屈服。
穿越之寡婦也有春天
华夏巫师界年轻一代的新锐,果然有几把刷子。
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冯虎的确不需要留什么遗书,最多给监护人留几句话罢了,也没有什么遗产需要留给谁,像“井龙王”这样的异种莽山烙铁头,同样不是普通人能够拥有的。
在众人头顶上空飘了好久的小纸船终于落了下来,稳稳的停在冯虎的脑袋上,将他的义愤填膺画风篡改的面目全非。
噗!~
魂歸爛尾樓
有人忍不住笑出声,压抑严肃的气氛顿时泄了个精光。
讲真,年轻气盛的高二少年还不如直接让李白当场打上一顿的好,杀人不过头点地,这般钝刀子割肉的诛心之举,着实让人看着这些不忍。
“我!要!杀!了!你!”
冯虎咬牙切齿地怒视过来。
“井龙王”方才就已经缩了回去,这一次却再也没有钻出来。
我在絕地求生撿碎片
别看怒发冲冠,可是一股子虚张声势的意味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那你来打我啊!我看好你哟,少年!”
大魔头不知死活的继续撩拨着对方,专欺少年穷。
升级打怪夺宝,挑战BOSS的剧情似乎特别有趣。
别人当主角,李小白当大魔头,不走寻常路,虽千万人,唯吾往矣。
老子英雄儿魔头,似乎也不坏的样子。
“……”
冯虎立刻偃旗息鼓,谁知道这个家伙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正等着自己呢!
收完了身后言,叶潼同时重新整理好了名单。
第三批人邀请了三十九人,实际来了三十五人,最后留下来二十八人。
华夏本土拥有一定战斗力的巫师当然不止这么点儿,往少里说,踅摸一下,五六百人还是有的,稍微训练一下,凑个三四千人也不是问题。
星空戰紀 光月
并不是说没来的人和离开的人都是自私自利,胆小怯懦之辈,恰恰相反,这样的人反而占了极少数,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拖家带口,自己是家庭甚至家族的顶梁柱,万一有个好歹,一大家子恐怕都得喝西北风。
许多巫师都是通过自己的巫术混口饭吃,对于天赋和技术性要求太高,如果有什么意外,根本没有人能够接受,留下的产业很快就会败落。
即便是留下来的人,也是承担了极大的风险和一定程度的觉悟,像冯虎这样一人阵亡,全家死光的例子几乎没有,仅此一例。
“现在各位可以先回去休息,待会儿会有人给大家送来相关行动组的资料,各位分别前去报到,请注意,行动组和个人信息切勿私传,需要严格保密,还有问题吗?”
叶潼又额外多问了一句。
冯虎指着李白,一脸不服气的说道:“我要跟他一组!”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叶潼当即冷下了脸,面无表情的警告道:“行动中决不允许捅自己人刀子,否则别怪507所无情,冯虎,想想你的奶奶。”
想要借着同一行动组的关系,却用于创造私斗的机会,当真令人不耻。
所以叶潼一点儿好脸色都没给这个不懂事的高二少年。
冯虎心头一惊,连忙辩解道:“不,我只是盯着他,等任务结束,再和他决斗!”
开玩笑,自己只要稍稍流露出那么一丁点儿意思,恐怕就会被当场格杀吧?
他的奶奶青虎婆婆在507所的人面前,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就被带走了,自然是晓得507所的厉害。
再天才的巫师,也抵挡不住507所的奇人异士和深厚底蕴。
如今九州玄学会闹出内部分裂,507所直接出面收拾残局,组织绞杀叛徒。
如果没有一定的底气,恐怕根本不会有人前来报到。
縱橫之洪荒 往前遊
李白肆无忌惮的叫嚣道:“随时奉陪,加油,少年!”
居然还给恨不得杀了他的冯虎助威。
态度之恶劣,气焰之嚣张,真真儿的要气死个人。
叶潼抚额,大佬您别再玩了,可以么?
不过他还是分得清轻重,瞪着冯虎说道:“分组如何安排,自有计划,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大敌当前,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你最好老实一点,不要有任何取死之道。”
冯虎慑于叶潼的气势,终终还是心虚的低下头,不敢顶撞。
落在他头上的纸船儿掉了下来。
看着纸船,冯虎的脸色阴晴不定,似有不甘,似有挣扎,似有犹豫,情绪十分复杂。
对他来说,世界上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和仇人近在咫尺,可是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憋屈,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好了,散会!”
機長烈愛,非你莫屬 秋,風吹過
叶潼无意与冯虎多废话,收拾了资料,准备闪人。
在临走之前,还冲着李白眨了眨眼,递过去一个眼神,很显然私下里会来拜访。
李白则回了一个OK的手势,他还有许多问题等着叶潼给自己答案,方才在会议上并不太好直接问出来。
恰好看到叶潼与李白两人之间的眉来眼去,冯虎的心都凉了,特么你们竟然有勾结!
难怪局面会对自己不利,这压根儿活脱脱的就是个坑啊!
武林高手異世修仙

李白回到自己的客房没多久,房门再次被敲响。
與狼共枕:遭遇大牌老公 抽風大人
他拉开门一看,果然是叶潼。
“进去说吧!”
叶潼往走廊里看了看,直接进入了客房。
“我刚联系了九州玄学会的一些人,他们现在很慌。”
李白认识的那些人,基本上与法国利厄海尔财团董事长德姆维尔和摩勒博士一样,都是不打不相识。
当他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那些人起初依旧死鸭子嘴硬,一问三不知,待再次追问的时候,才终于原形毕露,曝露出了自己的心慌意乱,六神无主。
毕竟九州玄学会这么大的体量,说分裂就分裂,说散伙就散伙,叛逃的成员固然不知所踪,未叛逃的成员们除了时至今日仍然一头雾水以外,更多的是茫然,不少相关的外围产业几乎已经完全停摆,对于家大业大的九州玄学会来说,不啻于分崩离析的开端。
华夏本土并没有第二个九州玄学会,这些被蒙在鼓里的人未来究竟何去何从,恐怕谁都没有底,自然而然的开始人心惶惶。
“你居然还有九州玄学会的朋友?”
信了你的邪 九個栗子
叶潼有些意外,据他所知,李白与九州玄学会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友好。
甚至后者旗下的重要产业基地之一,位于烂柯山下的秘密养殖场就被李白给明抢了一票,险些被断了根,至少在两年内,都不会再有合格的蛇王培育出来。
真要是关系那么好,也不会杜撰出让九州玄学会的人为之咬牙切齿的段子,啥叫写网文的小扑街,这可是往死里头得罪。
要不是几次都打不过李白,再加上507所出面调停,否则决不会那么容易的翻篇,就此罢手。
李白不以为然地说道:“算不上,只是认识,刚好留了联系电话,喝什么饮料,茶,红酒,白酒,咖啡?”
他招呼着叶潼坐下,开始准备饮料。
“有矿泉水就行!”
叶潼的话音刚落下,一瓶依云摆在他的面前,忍不住痛心疾首地说道:“这么贵的饮料,真是糟蹋钱啊!”
“不,这是我用来泡火锅汤底的,叶主任,吃火锅么?”
李白一如既往的如同在非洲时那样,忽悠对方吃火锅。
火锅这东西,一个人吃没意思,人多才有气氛,吃的就是这个气氛。。


Tags : | |